位置:主页 > 财经资讯 >
中国第一位烈士——林祥谦|影像中的党史2
发布日期:2021-11-08 20:22   来源:未知   阅读:

  1958年,北京电影制片厂将电影《风暴》列入国庆十周年献礼影片计划中。演员金山亲自执导,并扮演律师施洋。当时文艺界领导陈克寒、夏衍亲自参与了剧本的修改;曹禺、欧阳山尊则直接参与了演员的选择。

  影片中,施洋的一段演讲,至今仍是中国电影史上的经典。这部反映“二七”大罢工的革命历史题材故事片,到底呈现的是怎样一段历史?影片之外,还有什么鲜为人知的细节?

  “我早就说过了,没有总工会的命令,绝不复工!头可断,血可流,绝不复工……”1923年2月4日,京汉铁路大罢工爆发。员林祥谦被捆绑在电线年,电影《风暴》上映,还原了林祥谦、施洋等革命党人带领工人群众举办工人学校、成立工人俱乐部、开展罢工斗争的历史。电影根据话剧《红色风暴》改编,是第一部直接描绘中国工人运动的电影。

  “电影《风暴》基本还原了‘二七大罢工’的真实历史,和奶奶口述的历史差别不大,只是在部分细节中,运用了艺术化加工与艺术化表达。”林耀武是林祥谦的孙子,他说,电影上映后,他第一时间去影院看了,前前后后又看过很多次。有关爷爷的故事,他从小就听奶奶陈桂贞讲。

  1892年,林祥谦出生在福建闽侯县尚干镇的一户农民家庭。14岁,他进入当地造船厂当学徒,20岁,进入江岸铁路工厂当钳工,正式加入铁路工人队伍,成为中国早期产业工人的一员。

  在电影《风暴》中,有这样一段场景,林祥谦在工作期间想去厕所,却被工头拦住,被告知没到时间,违反了厂规,最终林祥谦因为反抗“这条造孽的厂规”被罚两天的工资。

  这些所谓的“厂规”限制着工人们的自由,压榨着他们的血汗。林祥谦对此发出呐喊,“咱们工人不是牛马,工人弟兄团结起来!”

  林耀武说,当时的铁路工人来自全国各地,“帮派”林立,甚至工人之间也有矛盾。工头和官僚资本家就借此挑拨离间,分化工人。看到如此情景,林祥谦心里着急,他就先从福建老乡开始做工作,在其他工友有困难的时候,他也会伸出援手相助。

  林耀武回忆,“爷爷在工人之间口碑比较好,威信也比较高。但是始终没办法解决帮派分化,工人受压迫等问题,所以爷爷当时也很苦恼。”

  中国成立后,致力于组织领导工人运动。1921年8月成立公开做职工运动的总机关——中国劳动组织书记部。随后,相继在北京、长沙、武汉、广州、济南等地设立了分部机构,将工人运动的火种播向全国各地。

  指引林祥谦走上革命道路的正是陈潭秋。1922年以后,中共一大代表、中国创始人之一陈潭秋以记者身份经常深入工厂和京汉铁路调查疾苦,还办起了工人识字班。当时刚刚入党的工人项英向他汇报,说江岸机器厂有个青年工人林祥谦在同伴中威信很高。

  作为一个来自福建的外乡人,林祥谦为什么会被党组织看中,成为工人运动的先驱?针对这个问题,林耀武转述了祖母的回答,“一是他有文化基础,接受马列主义教育更加容易;二是他有技术,技术好了也受工人爱戴;三是他有理想,理想就是工人要翻身解放。”

  林耀武回忆,奶奶曾给他们讲起过,陈潭秋等人当时经常到家里给爷爷讲述马列主义基本原理,讲十月革命的故事。

  “为什么工人现在受压迫受剥削,就是因为我们没有团结,只有团结起来力量才会大。‘一根筷子一折就断,一捆筷子折不断’等一些基本道理,启发了我爷爷和工友们。他们通过开办夜校,在夜校基础上成立了工人俱乐部。”林耀武说。

  1922年1月,江岸工人俱乐部成立。1922年夏天,林祥谦加入中国。这一幕也出现在了《风暴》中,电影里,林祥谦举起左手,对着党旗庄严宣誓,“我整个是你的,听你话,跟你跑,我替工人阶级卖命,我为牺牲一切!”

  “1922年,在陈潭秋等人的见证下,爷爷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因为阶级觉悟提高很快,他很快接受了马列主义的基本原理,这使他整个人思想开阔、焕然一新。”林耀武回忆。

  1922年,革命力量迅速汇聚。从年初的香港海员罢工到安源路矿工人大罢工、开滦煤矿工人大罢工,逐步掀起中国工人运动第一次高潮。

  在电影《风暴》中,施洋指出,“京汉路上已经有16个工会了,时机快成熟了!公开办工会,公开设夜校,秘密宣传阶级斗争,提高工人觉悟!”林祥谦在会议上正式提出将工人俱乐部改名为工会。“工会是干什么的呢?专替咱们工人办事的!”

  为了加强对工人运动的领导,实现京汉铁路工人要求成立京汉铁路总工会的迫切愿望,京汉铁路总工会筹委会决定于1923年2月1日在郑州举行京汉铁路总工会成立大会。

  当时的京汉铁路,不仅是军阀吴佩孚军费的重要来源之一,也是帝国主义列强对中国进行经济掠夺的大动脉。吴佩孚听闻总工会即将成立的消息后,立刻丢弃“保护劳工”的假面具,命令郑州全城戒严,下令武力制止铁路工人在郑州举行大会。

  但是,工人代表们在林祥谦、施洋等员的带领下,冲破敌人的封锁线,最终冲进会场,京汉铁路总工会正式诞生。

  电影《风暴》中,林祥谦在京汉铁路总工会诞生时发表了一番充满激情的演讲:“冲啊!我现在宣布!京汉铁路总工会成立大会开始!弟兄们,从今往后,我们京汉铁路的工人有了统一的指挥部,全线万工人都要听总工会的命令,我们团结一心跟压迫我们的人干到底!”

  但是,敌人并未善罢甘休,他们派出军警占领总工会会所,驱逐工作人员,查抄总工会的文件材料,甚至包围、监视代表们的住处。

  林耀武回忆,“那些军警就要求旅馆不能让工人代表住。在这种情况下,总工会在郑州召开了一个秘密会议,决定要进行抗争,就提出了5个条件。同时决定将总工会的办公地点从郑州搬到武汉。”

  当晚,总工会在郑州召开秘密会议,一致决定向反动当局提出撤革京汉路局长赵继贤、郑州警察局长黄殿辰,赔偿成立大会的损失等五项要求,如48小时内不答应,将实行全路总罢工。会议还决定将总工会迁到江岸办公,林祥谦被指定为江岸地区罢工总领导。

  怒吼的汽笛声,震撼四面八方。林耀武说,罢工实际开始的时间是2月4日9点。他回忆说,“一声汽笛响彻武汉三镇,根据党组织和总部的要求,不到三个小时,京汉铁路从武汉到长辛店的军车、货车、客车全部停下来。”

  世世代代当牛作马的江岸铁路工人,在林祥谦的指挥下,高擎铁棍、木棒,涌出各厂、段、站,犹如铁流直泻,势不可挡。张国焘、罗章龙等人领导的政治大罢工,从江岸开始,沿着全长2400多华里的京汉铁路向北迅速蔓延。

  林耀武告诉记者,“一直到七号那天,军阀感到这样发展下去一定会损失很多收入。吴佩孚认识到要采取果断措施,要不然铁路瘫痪了,经济命脉的血管就没有了。”

  2月7日,罢工进入紧要关头。林耀武说,奶奶一直记得当天中午,那是爷爷林祥谦最后一次回家吃午饭,当时,他已经做好了牺牲的准备。

  林耀武转述了一段祖母的回忆:“祖母当时在家里端水倒茶,传送纸条,联络一些人,她很理解并且清楚知道爷爷在干什么。所以她感觉到气氛不对了,当局要下毒手了,就问爷爷是不是要去躲一躲?爷爷说,咱们要有思想准备,斗争是要有人牺牲的,死了一个工人,就会有千千万万个工人站起来。我作为工会的负责人,作为这次罢工的总负责人,我怎么能走掉呢?我要跟工友同胞们站在一起。”

  2月7日,吴佩孚等反动军阀对工人进行武装,制造了震惊中外的“二七惨案”。林祥谦、施洋相继被捕。

  林耀武听奶奶讲过,听到枪声后,她立刻出门寻找林祥谦,半路上被工友告知小叔子林元成已经牺牲,而林祥谦不幸被捕,被捆绑在江岸车站站台上。当时已经是晚上7点多,外面北风呼啸,雪花纷飞。

  “祖母三步并两步,就跑到站台。但是到了那儿,军阀把地方围住,不让她进去。祖母就在外面问爷爷有什么要交代的。她知道爷爷可能回不来了。爷爷说:‘你赶快回去,不要管我,照顾好孩子。’”

  电影《风暴》中,当郑州警察局长黄殿辰威胁林祥谦复工时,林祥谦英勇就义,留下了振聋发聩的声音,“头可断,血可流,绝不复工!我们好好的中国断送在你们这群军阀资本家的手里,京汉铁路三万工人决不罢休……”

  “军阀看到我爷爷那么坚强,又命令刽子手砍了几刀。等我爷爷再次醒来的时候,就问,‘你现在下不下命令复工?’爷爷说,‘现在有什么好说的?可怜一个好好的中国,就断送在你们这帮反动军阀手里。’他们还没等我爷爷骂完,就命令刽子手连砍几刀,最后一刀把脖子砍得只剩一层皮了,我爷爷牺牲的时候年仅31岁。”林耀武回忆。

  “二七惨案”中,前后牺牲52人,受伤者300多人,被捕入狱者40多人,被开除而流亡者1000多人。林祥谦正是有史可查的第一位党员烈士。此后,全国工人运动暂时转入低潮。党领导发动和组织的工人运动,显示出中国工人阶级坚强的战斗力,为中国掀起全国规模的大革命准备了一定的条件。

  林祥谦牺牲时,他的女儿刚6岁,妻子陈桂贞正怀着三个月的身孕。林耀武说,爷爷牺牲后,奶奶怀着孕还承担着地下交通员的工作。直到1928年武汉“”空前严重,陈桂贞在党组织和工会的帮助下,带着林耀武的父亲和姑姑,从武汉乘船返回故乡福建闽侯尚干镇。

  林耀武回忆,“我祖母不想回老家,她要继承爷爷的遗志,参加党,参加革命。党组织的人说,你回去把小孩培养好,就是当前党交给你的任务。”

  回到老家后,林耀武的奶奶以针线活和务农为生,抗战开始后,她失去了和党组织的联系。直到新中国成立后,这位烈士的妻子和后人才被重新找到。

  退休前,林耀武在中国铁路南昌局集团有限公司福州车辆段工作,他们家是地道的铁路世家,几代人都奉献给了铁路。

  林耀武说,就像曾经奶奶给自己讲爷爷的故事一样,他也给孩子们讲过爷爷的故事,“父亲曾教育我,作为烈士后代,更要严格要求自己,一步一个脚印。党对二七大罢工给予了高度肯定,后来在长辛店建立二七纪念馆,在郑州建立了二七纪念塔,在武汉建立二七纪念馆。我认为‘二七精神’,一是千里同心、万众合力的团结精神;二是坚定信仰、追求真理的执着精神;三是顽强拼搏、勇于斗争的精神;最后就是忠诚为民、不怕牺牲的奉献精神。”

  传承“二七精神”的不仅仅是林祥谦的后人。正如电影中施洋所说,“你们杀了一个施洋,还有千百万的施洋!”

  武汉市武昌区洪山脚下,施洋烈士陵园内,京汉铁路大罢工主要领导者、中共党员施洋长眠于此。今年33岁的施思是施洋的曾侄孙女,这里是她每天上班的必经之路。从记事起,她就知道家里有这么一位了不起的老太爷。

  施思回忆,“听我爷爷跟我讲,施洋就义时才34岁,很年轻。被捉后在监狱里关了7天,但他一直非常大义凛然。当时还写了诗,里面有几句我记得很清楚,‘人人都说监狱苦,我反觉得乐,不要钱的饭,让我吃个肚儿圆。’他很乐观,非常勇敢。”

  施思在中国铁路武汉局集团公司武汉客运段工作,她曾在往返京广线的高铁上担任过列车长。

  “每次在这条线路上工作的时候,都会想到他们当时的情景。现在中国高铁成为了世界名片,如果没有这些革命先烈的付出,不可能发展得这么快这么好。”施思说。

  在新中国不同时期的经典电影、电视剧中,一个个有血有肉的员形象借助影像的传播深入人心。他们与百年党史的光辉历程相照相应,也与真实的历史人物相伴相生。影像里的故事可歌可泣,银幕外的细节却可能鲜为人知。中国之声庆祝中国成立一百周年特别节目《影像中的党史》,带您透过这些永恒经典的艺术形象,从独特视角,触摸真实百年党史。

  新华社记者 李文摄 这是北京电影制片厂内荣宁二府内的一隅,这里拍摄过《红楼梦》等经典影视作品(8月23日摄)。新华社记者 李文摄 这是北京电影制片厂内的闻名的明清风情街,很多经典影片就是在这里拍摄的(8月23日摄)。

  8月21日,在北京电影制片厂著名景点明清风情街入口,大大的“拆”字写在围墙上。北京电影制片厂近期开始局部拆迁,这个创作出《霸王别姬》《末代皇帝》等经典影片的电影梦工厂,或将于数月后从原址彻底消失。

  8月21日,在北京电影制片厂著名景点明清风情街入口,大大的“拆”字写在围墙上。北京电影制片厂近期开始局部拆迁,这个创作出《霸王别姬》《末代皇帝》等经典影片的电影梦工厂,或将于数月后从原址彻底消失。

  1958年,北京电影制片厂将电影《风暴》列入国庆十周年献礼影片计划中。演员金山亲自执导,并扮演律师施洋。当时文艺界领导陈克寒、夏衍亲自参与了剧本的修改;曹禺、欧阳山尊则直接参与了演员的选择。

Power by DedeCms